九州体育bet9入口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联系我们 吉大主页

科学研究

于洪君:中美关系与东北亚的未来

发布时间:2020-11-30  点击:


 尊敬的主持人、各位专家、学者:

大家好!

我很高兴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同来自中韩两国的知名专家和学者线上聚会,共同讨论、坦诚交流《中美关系与东北亚的未来》这样一个异常重要,同时也极度敏感的话题。

我之所以说这个话题异常重要,是因为中美关系已经成为当前国际关系体系中影响极为广泛和深远的一对双边关系。中美两国发展需求紧密交织,人文交流深度融通,安全利益彼此攸关, 相互关系如何发展,不仅事关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自身前途,同时会对地区和全球事务产生难以估量的连锁反应。近年来中美关系剧烈变化对世界格局的深刻影响,已经充分证明这一点。

我这所以说这个话题极度敏感,是因为我们所在的东北亚,是二战结束以来地缘政治最复杂、战略格局最僵化、阵营对抗最分明、安全形势最敏感、发展问题最突出的一个地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东西方冷战宣告终结后,东北亚地区中国苏联支持朝鲜,美国日本支持韩国的次区域冷战形态开始缓解。北南双方断断续续地开始了接触与对话,美国撤走了部署在半岛南部的核武器,南北朝鲜同时成为联合国平等成员,东北亚地区一度出现捐弃前嫌、共谋发展的现实可能与前景。然而,与半岛局势缓和进程同时并存的朝鲜核问题,由于非常复杂的内外原因相互作用,竟然随着中美关系跌宕起伏而日趋复杂。

我们常说,世界正在面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从未有过的大变局。而变动最大、变量最多、变幻最吊诡的,就是美国。美国内部问题积重难返,处理国际事务的能力今不如昔,世界霸主地位受到冲击,出现全社会性的战略焦虑和恐慌。整个世界因美国霸权扭曲发展而变得动荡不宁。

特朗普入主白宫后,高举“美国第一”的旗帜,对现存世界秩序和国际关系准则发起全面冲击,将谋求全面复兴的中国作为最大战略竞争对手,试图要在政治、经贸、金融、人文、科技、安全等所有领域,打压和遏制中国。先是制裁中兴公司,而后全力围剿华为公司,随即又对中国发动骇人听闻的关税战,并且在台湾问题上挑战中方底线,插手香港事务,破坏“一国两制”,在南海地区不断制造紧张局势,进而明目张胆地威胁中国的安全和主权。

面对特朗政府制造的中美关系“准危机”状态,或者说“亚冷战”局面,中方继续坚守既对强权政治又谋求平等合作的建设性立场,同时将协调合作稳定确立为两国关系未来发展的总基调。因为中方确信,作为当今世界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作为对人类和平与发展负有特殊责任的中美两国,只有相互尊重,相向而行,共同努力,共同担当,才能在更好地解决各自国内问题的同时,更好地应对各种地区性、全球性挑战,亚太乃至全世界的和平稳定与共同发展,才能由理想变为现实。

然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是,今年1月,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大规模暴发,并且迅速蔓延全球。现在已经查明,这个被世界卫生组织命名为“COVID19”,被中国卫健委暂时命名为“新冠肺炎”的可怕瘟疫,实际上去年很早就已经在世界许多地方悄然来袭,遗憾的是国际社会当时对此一无所知。目前已经清楚的是,这种病毒对人类的攻击不分民族与种族,不分国别与疆域, 也不论社会制度和经济发展水平。世界各国此次遭遇的,是百多年来未曾有过的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是人类社会面临的最大一次生存危机。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全球性问题和难于应对的共同性挑战,中美两国理应捐弃前嫌,共克时艰,率先垂范地开展广泛国际合作,共同夺取迎战新冠疫情的全面胜利。

不幸的是,在这一重大考验面前,美国政府丝毫完全没有表现出一个大国政府所应具有的国际责任和历史情怀。美国不仅无端指责中国为抗击疫情而采取的必要措施,恶意诋毁中国人民用巨大代价换来的抗疫斗争成果,不遗余力地给中国戴上“疫源国”的帽子,不择手段地“污名化”中国的政治制度和治理模式,同时还鼓动国际社会对中国搞所谓“追责”“索赔”,把美国策动的对华经济“脱钩”引向科技交流、金融合作、人员往来等所有领域,变本加厉地利用台湾问题、涉疆问题、香港问题、南海问题干涉中国内政,制造地区紧张局势,搞所谓极限施压。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为了阻断中国和平发展与崛起的历史进程,为了对冲中国在国际事务中不断扩大的作用和影响,维护美国不可一世的全球霸业,美国肆无忌惮地破坏联合国宪章精神和最基本的国际关系准则,试图拉拢所有发达国家,打造没有中国参与的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将中国排除在世界经贸格局,甚至企图以扩大七国集团的方式,拉拢新兴经济体参加所谓的十一国联盟或十二国俱乐部,将中国孤立于美国主导下的全球治理体系之外。所有这一切,国际社会有目共睹,这里无须全部例举!

正是由于美国政府蓄意所为和刻意引导,三年来持续恶化的中美关系变得愈加紧张和复杂, 中美双方发生剧烈冲突进而走向全面对抗的可能性在持续增大。受此影响,中国与西方国家乃至整个世界的关系也因此变得更加严峻。国际经贸格局与世界安全秩序变得支离破碎。本来就弱不禁风的全球治理体系,面临彻底瓦解的现实危险。

在中美关系经纬万端、曲折发展的历史性大博弈中,美国将长时间地处于矛盾的主要方面,这一方面是因为在实力对比方面,美方拥有较大优势,有大量传统盟友。另一方面,更重要的还在于,中美之间的摩擦与冲突,总是由美方挑起,美方责任更大。面对这种情况,中方当然不会简单周旋,不会消极无为,无原则地退让妥协,而是要坚持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坚持以对话谈判方式解决矛盾冲突,继续推动美方与中方相向而行,努力激活并有效利用双方已经搭建的对话机制与平台,积极争取彼此尊重、相互包容、求同存异的平等合作关系,对存在重大分歧和蕴含危机的领域实行有效管控,尽一切可能防止两国关系跌入“修昔底德陷阱”。

近年来,我们一直在说,当今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今年以来,国际形势发展的不稳定、不确定、不可测性分外突出。这种不稳定、不确定、不可测性,也并非都是负面现象,有时也能带来利好消息。譬如去年年初,半岛北南双方关系出现重大改善,朝美两国从相互威吓走到谈判桌旁。困扰国际社会的朝核问题,与此相关的东北亚局势缓和,曙光初现。不过,从目前情况看,朝鲜半岛的形势依然很复茶,朝核危机还不可能立刻解除,作为东北亚地区矛盾焦点的朝美关系,还存在很多变数。但美国在朝核问题上继续向平壤施压的做法不会改变,中国、俄罗斯及有关各方推动朝核问题政治解决的意志和决心不会改变,朝鲜在核问题上立场全面倒退的可能性因此不大。

在这种情况下,不仅半岛北南双方应紧紧抓住这来之不易的历史机遇,东北亚各方以及整个国际社会,亦应共同努力,积极推动东北亚地区局势进一步走向缓和,推动本地区各国在经济、金融、科技、人文、安全等各领域广泛开展务实合作。首先要将中方积极倡导和大力推动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引入到东北亚地区各国。"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的倡议是中国发出的,但“一带一路”提供的发展机遇和建设成果,却是属于全世界的,首先是属于那些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国家和地区的。实践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一带一路"大框架大格局下的国际合作,是多领域、多层次、多主体的,也是互利式、共赢式、普惠式的。

“一带一路”这种新型合作,不仅有助于国与国之间以及各国内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同时也有助于推动先进制造业和优质产能对外转移,建设不同形式的经济特区和跨国工业园区,推动边境互市贸易和跨境旅游向更高水平迈进,促进相互间的企业兼并与投资。更重要的是,通过这种新型合作,还可以实现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宏观发展战略对接、具体发展思路对接、政策法规与行业标准对接,促进不同发展模式的交流互鉴,实现不同治国理念的协调与沟通意义重大而深远。

就东北亚而言,只要相关各方能够超越社会制度差异,超越意识形态对立,超越历史积怨鸿沟,统筹考虑各方利益与需求,充分发挥各方优势与潜能,我们就能把日本、韩国的资金和技术、俄罗斯与蒙古的能源与资源、中国与朝鲜的市场需求有效地结合起来,就能够在重新激发日本和韩国的经济活力、全面参与和推动朝鲜的经济开放、促进俄罗斯远东西伯利亚地区开发、振兴中国东北老工业区方面形成最大合力,实现最大范围更为持久更具时代特点的区域合作与联动发展。

在经济全球化遭遇困难和阻力、贸易保守主义和市场封闭主义在欧美抬头、新冠疫情严重冲击人类社会正常运行的复杂形势下,这样的合作无疑将打造出区域合作新范式,开辟出合作共赢新格局。东北亚各国和所有的利益攸关方,包括美国在内,都有责任和义务为亚太地区的和平发展,为人类社会走向命运与共,做出实实在在的努力和贡献。这是时代的期待,是历史的重托!

 

(该文为吉林大学国家发展与安全研究院咨询委员会主任于洪君教授在第七届中韩政策学术会议开幕式上发表的主题演讲)